储能电池

储能材料丨输不起的锂!

2020-06-28 08:54:25 华商韬略

 锂,将成为下一个大事件。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 ID:hstl8888 作者:张静波

1990年9月,31岁的莫拉莱斯,还只是玻利维亚一个种植古柯的农民。

他不知道,万里之外,美国加州的一个决定,会在二十多年后,彻底改变他的命运,甚至敲响全球石油时代的丧钟!

第一部分

2019年11月10日,已连 任了三届玻利维亚总统的莫拉莱斯,在第四次连 任后不久,黯然宣布辞职。

几个小时后,他在警方的逮捕令中,乘专机逃往墨西哥。

反对派给出的理由是,他在选举中舞弊。但人们更愿意相信,葬送莫拉莱斯政治生涯的,是一种白色金属——锂。

在莫拉莱斯任职的十几年间,从手机到电动汽车,各种电子产品不断爆发,它们都离不开锂离子电池的驱动。

锂也因此,被誉为“白色石油”、“21世纪的黄金”。

作为地壳中最丰富的25种元素之一,锂并不稀缺,但全球可供开采的锂,只集中在少数几地。

其中,一半以上分布在智利、玻利维亚和阿根廷。仅乌尤尼盐沼一地,就有900万吨,占全球储量的四分之一。

而后者,就位于玻利维亚。

几个世纪来,一直靠种古柯为生的当地农民,终于盼来翻身的机会。但命运,并不掌握在他们手中。

距离乌尤尼盐沼不远的波托西,曾在17世纪出产了全世界一半的白银,并将西班牙送上世界之巅。

但殖民者身后,留下的是800万印第安人的皑皑白骨和南美最贫穷的国家。

在莫拉莱斯当选前,玻利维亚的矿产,几乎被该国的白人精英和外国资本瓜分殆尽。

也因此,当2005年莫拉莱斯作为第一位原住民总统上任后,最先做的事是——国有化!

“锂,属于玻利维亚人民。乌尤尼不能再成为波托西!”坐在一架破旧的小飞机上,莫拉莱斯望着窗外,发狠道。

很快,跨国公司们便叫苦不迭,从嘉能可到埃克森美孚,不是项目被取消,就是人员被赶走。

莫拉莱斯还组建了国家锂公司YLB,并规定:任何锂的开发,都必须与YLB合作。

在莫拉莱斯心中,有一个雄伟的梦想——推动锂的工业化,让玻利维亚来决定全球锂的价格。

在他的领导下,玻利维亚经济突飞猛进,贫困率从60%降至35%,占全国大多数的土著人得到了宪法承认。

但莫拉莱斯低估了资本的力量,那些被他赶走的跨国公司,纷纷选择起诉、追偿。

当他转身与一家德国公司合作,并试图引入中、俄力量时,早就视他为眼中钉的右翼开始了反扑。

他们先是煽动民众上街示威,之后由军方赤膊上阵,逼莫拉莱斯下台。

“工业化国家不希望竞争。”流亡异国他乡的莫拉莱斯悲怆道。

莫拉莱斯并非南美第一位因矿产下台的总统。半个世纪前,同样为了推行国有化,智利总统阿连德得罪了利益集团。

在一颗炸弹被扔进总统府后,阿连德举枪含恨自杀。

在他死后,陆军总司令皮诺切特重新将全国的矿产私有化,并将这一肥差交给了自己的女婿朱利奥·庞塞。

曾在阿连德手上被国有化的智利矿业公司SQM,成为庞塞的囊中之物。而今,SQM赫然已是全球第二大锂业公司。

莫拉莱斯下台后,特斯拉的股价一飞冲天。

第二部分

万里之外的华尔街,不但是为南美一个铁腕政权的倒下而欢呼,更是在为一个新的能源时代而雀跃。

受此提振,特斯拉的股价短短三个月,便从337美元飙升至最高968美元,总市值更是超过通用、福特的总和。

后者为了问鼎天下,血拼近百年,而特斯拉用了不到20年。

著名投行摩根士丹利甚至将特斯拉称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汽车企业”。

不仅因为它市值高,更因为它催生了一个全新的产业,无数企业、个人乃至许多国家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在此之前,锂电池只用在手机等小型电子产品上,每台设备只需几克锂。而一辆特斯拉Model 3需要几十公斤锂,是手机的10000倍!

全球电池工厂开足马力,夜以继日,也喂不饱这种大胃口。比亚迪的惠州工厂,无论加班多少,依旧人力短缺。

澳大利亚、加拿大……那些被冷落了几十年的矿床,再度人声鼎沸。

全世界迎来一个崭新的动力时代。改变这一切的,不是汽车工人,而是一小撮痴迷的硅谷工程师。

1990年加州发起汽车零排放(ZEV)计划后,电动汽车曾燃起过短暂的火苗。

但那之后,便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上千辆通用EV1,被肢解在美国西部大沙漠里。直到几个硅谷工程师的出现。

1997年,曾经为通用EV1提供动力的艾伦·科科尼和小伙伴汤姆·盖奇,捣鼓出一辆黄色电动跑车——tzero。

但工程师的出身,限制了他们的视野,tzero更像是两人的自娱自乐。

七年后的2004年,当埃隆·马斯克第一次试驾tzero并惊叹于其性能时,两人却向他推销起了一款新的普通电动汽车。

“那太平凡了,我想要一辆跑车。”马斯克有些不屑。

“那你可以找一下马丁·埃伯哈德。”

三个人的命运,因为这寥寥数语,在未来判若云泥。

十年后,马斯克坐拥亿万财富,享誉世界;而为特斯拉打下第一根桩的两位功臣,却几乎被历史抹去。

在硅谷门洛帕克,马斯克见到了传说中的埃伯哈德。

后者早在一年前,便领略到tzero的风采,并试图将其商业化。在遭到对方拒绝后,埃伯哈德与合伙人另起炉灶,创立了特斯拉。

21世纪初的美国,减少石油依赖、寻找替代能源的环保呼声,已蔚然成风。但小巧丑陋的电动汽车,却始终上不了台面。

“要造一辆能停在富人区,可媲美保时捷的电动跑车。”埃伯哈德心想。

但这需要一大笔钱。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从PayPal套现1.65亿美元、刚刚创办SpaceX、一心想要拯救人类的埃隆·马斯克。

“我可以把余生花在沙滩上,但人类不应该只生存在一颗星球上。”

两颗躁动不安的灵魂,最终碰撞出一个伟大的时代。

特斯拉的成功,在全球掀起一场电动汽车的狂欢。

丰田、大众、通用……全球汽车巨头不甘落败,纷纷公布了规模庞大的电动汽车计划。

英、法、德等十几个国家,出台了2040年之前禁止销售燃油车的禁令。

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30年,全球将有1.25亿辆电动汽车,是今天的十几倍。届时,超过一半的新车将是电动的。

全球45个超级工厂,正源源不断为这些宏伟的计划提供电池动力。未来十年,还将新建数十个。

过去十年,锂离子动力电池产量从1GWh增长到100GWh,未来将进入TWh时代。

井喷的需求,正将锂这种过去的小众元素,哄抬为地球上最抢手的资源之一。

2018年,全球对锂的需求达到26万吨(碳酸锂当量,LCE)。预计到2025年,将猛增至130万吨,是今天的五倍!

仅特斯拉Model 3,每年就要上万吨。

“我们需要吸收全世界所有锂的产能!”马斯克豪言。

在这番豪言下,一个崭新的能源时代正喷薄而出。

第三部分

2003年,马斯克入主特斯拉不久前,一个出身贫寒的中国理工男,做出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一个决定:

买下秦川汽车!

八年前,他怀着对手机市场的憧憬,杀入电池这个一直被日本人左右的行业。

凭着对技术的狂热,以及不拘一格的生产线,这个叫王传福的年轻人,带领比亚迪从镍镉到镍氢,再到锂离子电池,将索尼、三洋等一干巨头挑落马下。

但成为电池大王,并非这个理工男的终极愿望。

改写产业规则,让中国汽车工业扬眉吐气,才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梦想。

为此,他顶着外间的嘲笑和投资人的怒吼,在电动汽车领域一路狂奔。最终,与特斯拉一起上演双星奇迹。

同时,还在动力电池领域,跻身世界五强。

同样踏浪而行的,还有当时与其仅有一江之隔的曾毓群。

1999年,当王传福喊出要“干掉日本三洋电池”时,日本TDK集团的技术骨干曾毓群,在两位上司的鼓动下,一起下海做起了锂电池。

此后十几年,这家叫ATL的公司,一直在锂电池领域默默耕耘。

直到2011年,历史的洪流将它卷到风口浪尖上:锂电池的主战场,正从消费电子转移至电动汽车领域。

那一年,ATL动力电池分部被独立出来。这就是今天的宁德时代(CATL)。

初生牛犊的宁德时代,不惧松下、LG化学等日韩巨头的围剿,放弃磷酸铁锂路线,直接押注三元锂电池。

短短六年时间,便以惊人的速度,崛起为世界第一。

“我希望老了以后,可以得意地告诉孙子:将汽车从石油时代引领到清洁能源时代,让国家蓝天碧水,我也有一份功劳。”

谈起自己的理想,曾毓群意气风发。

四十年前,无论王传福,还是曾毓群,都只是中国广袤农村里的一个普通孩子。是一场能源革命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但不是每个人,每一家企业,都能把握住这种机会。

20世纪70年代,在两次石油危机的打击下,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启动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蓝天计划:

用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取代石油和天然气。

重赏之下,一大批科学家夜以继日,为埃克森美孚开发出全球第一块可充电锂离子电池,以及第一款油电混合车。

但当它试图将这款车推销给通用、福特、克莱斯勒时,却均被拒绝。迫不得已,只好卖给了丰田。

80年代,随着石油危机的解除,埃克森美孚关闭了这个雄伟的计划。

仅过了几年,日本人吉野彰便改良了埃克森美孚的锂电池技术,并于1991年由索尼公司首次推向商用。

再然后,丰田推出普锐斯混合动力车,开创了一个时代。

讽刺的是,作为“锂电池鼻祖”的索尼,最终也没能分享到这场时代的盛宴。

先是1995年一场大火,烧掉其电池工厂;之后,又在人们对锂电池安全性的质疑中,苦撑多年,始终无法盈利。

最终,忍无可忍的平井一夫,手起刀落,将其出售。

反倒是卧榻之侧的松下,抓住机会,豪赌动力电池。最终,“攀上”特斯拉这一高枝,成功转型为全球第一电池巨头。

而松下为特斯拉提供的18650锂电池,正是索尼最早发明的。

第四部分

锂,将成为下一个大事件。

当全球45个超级工厂,昼夜不停地输出锂电池时,当马斯克喊出,要吸尽全球所有的锂产能时,人们都在纷纷预测。

与之相伴的是,一个沉睡数十年的行业突然间苏醒,并迸发出几十倍甚至数百倍的能量。

历史的机遇,有时候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猛烈,以至身处其中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已被裹挟其中。

就像一百多年前的石油一样。

1870年,约翰·洛克菲勒创立美国标准石油公司。记账员出身的他,给自己立下一个雄心壮志:

赚10万美元,并活100岁!

当时,油厂炼出的煤油仅用于照明。小洛的理想并不算保守。

但16年后,一个叫卡尔·奔驰的德国人,用汽车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洛克菲勒的人生轨迹。

到1908年,福特T型车开始普及时,洛克菲勒这个小贩的儿子,已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人,权倾一时。

1997年,42岁的蒋卫平刚创业时,理想比洛克菲勒还保守。

甚至七年后,当他买下四川射洪锂业时,也不敢有太多奢望。毕竟,当时特斯拉刚成立,苹果手机要三年后才问世。

在当时,锂是一个不被人看好的产业。

蒋卫平之所以坚持,只是简单地认为,锂在核爆炸中不可或缺,前景必定广阔。另外,他喜欢听机器轰隆隆的声音。

事实上,从射洪锂业更名为天齐锂业后,蒋卫平旗下的这家公司也一直默默无闻。

直到2012年,电动汽车开始爆发,对锂的需求扶摇直上,蒋卫平和公司的身价才开始指数级增长。

但生意红火的蒋卫平,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原材料受制于人,他吃尽了涨价的苦头。

全球锂资源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南美盐湖,由SQM、FMC、Rockwood三巨头把持;二是澳大利亚锂辉石,由泰利森控制。

这“三湖一矿”四巨头垄断了当时全球90%的优质锂资源。

天齐锂业所需的锂精矿,更全部来自泰利森。

要么主动出击,要么忍气吞声。蒋卫平选择了前者,他要像一百年前的洛克菲勒那样,鲸吞对手!

但就在此时,Rockwood抢先发起了收购。

Rockwood已入驻智利阿塔卡玛盐湖,再拿下泰利森的话,将对天齐锂业形成致命威胁。

为了背水一战,蒋卫平不惜押上全部身家,甚至从国外借高利贷。最终,斥资54亿元,于2014年收购了泰利森51%的股权。

剩余49%归入Rockwood囊中。

同年,美国雅宝(ALB)接管了Rockwood在澳大利亚和南美的资产。

“没有人相信,四川的小企业能战胜美国大公司!”一桩惊世收购案,激起蒋卫平更大的野心。

四年后,他再以259亿的天价,拿下智利SQM近1/4的股权,从而跻身全球第三。

与手法彪悍的蒋卫平不同,另一个中国锂业巨头——赣锋锂业的创始人李良彬更喜欢稳扎稳打。

1997年创业前,作为技术员的他,在江西锂盐厂一干就是九年。最终,干成了锂行业知名的技术专家。

即便创办了赣锋锂业,并在日后叱咤于世界锂业之巅,李良彬也总喜欢说:

“我们是从小企业起家,慢慢成长起来的。”

这并非简单的客套。这家从江西新余走出的企业,在2008年之前,从未涉足过电池级碳酸锂业务,也一直不为外界瞩目。

直到苹果手机诞生、特斯拉问世,它才开始逆袭。

在上游,赣锋锂业从2013年开始,先后在加拿大、澳大利亚、阿根廷……完成一系列锂资源布局。

在下游,赣锋锂业不但杀入动力电池领域,还投产了新一代固态锂电池。

在中游锂化工这个老本行,赣锋锂业更凭借近二十年的技术积累,俘获LG化学、特斯拉、大众的芳心。

放眼全球,在广袤矿山和盐池中厮杀的,远不止这两家中国企业,也不止传统的锂业巨头。

伴随锂资源的急剧升温,从丰田、比亚迪到特斯拉……全球汽车巨头都在疯抢地盘,甚至不乏浦项制铁、必和必拓这样的域外身影。

这场史诗级的战争,不但创造了大量企业和个人的财富神话,也让很多国家赌上了自己的国运。

第五部分

1938年3月,当美国商人在宰贺兰山掘出第一口油井时,整个沙特王室沸腾了。

刚成立六年,一度穷得叮当响的沙特阿拉伯,因为这一全球储量最大的油田,迅速跻身全球土豪俱乐部。

68年后,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在拜访法国商业大亨文森·波洛莱时,请教了对方一个问题:

电动汽车是如何造出来的?

波洛莱的回答意味深长:“您控制着21世纪的原材料。您就像沙特阿拉伯一样!”

莫拉莱斯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但他更看透了一个世纪来,笼罩在资源国头顶的魔咒:

阿拉伯半岛因石油而富,也因此沦为帝国的角力场,常年战火不断。

非洲的刚果、亚洲的阿富汗、南美的委内瑞拉……那些资源丰富的小国,同时也是全球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莫拉莱斯不希望玻利维亚成为沙特,他希望它成为法国。

为此,他一上台,就发起了大规模的国有化运动,并规定:锂只能由玻利维亚人提取和加工。

他还组建国有锂公司,推动锂的工业化,甚至打算在本国建电池工厂,造汽车。

“作为一个小国,我们很快将决定全球锂的定价!”莫拉莱斯壮志凌云。

但很快,他就向人们诠释了,什么叫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玻利维亚,并非唯一有此野心的国家,隔壁的智利和阿根廷,无不在暗中加码,豪赌锂的未来。

甚至,万里之外,仍在饱受战乱之苦的阿富汗,也因为美国五角大楼的一份备忘录,憧憬着在未来,成为锂的沙特阿拉伯。

根据这份备忘录,阿富汗矿藏价值超过1万亿美元,锂的储量更是惊人。

只可惜,这些国家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因为,只有从锂矿石、动力电池到电动汽车……扼住整个产业链的国家,才能执天下之牛耳。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场关于锂的战争,真正的主角是中美,或许还有西欧和日韩。

而这一切,最早源于2004年。当马斯克入主特斯拉、王传福挺进汽车业时,中美两个大国的角力就已经开始。

在这场竞争中,特斯拉不但豪取了全球最大电动汽车厂商的皇冠,更引领了整个时代。

比亚迪虽屈居次席,但在电动大巴领域,傲视群雄。

此外,德国的大众、宝马、奔驰,日本的丰田、日产等传统车企巨头,也都发布了规模庞大的电动汽车计划。

而在禁售燃油车上,欧洲人甚至更为激进。

但中美两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无疑有着更大的话语权。

尤其,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的投产,美国作为电动汽车大国的地位更加巩固;中国厂商更在全球十大电动汽车厂商中,独占七席,总销量全球第一。

销量方面,2018年全球一共售出200万辆电动汽车,中国125万辆,占比近六成。

在动力电池领域,日本松下、韩国LG化学曾独霸天下。

但随着比亚迪和宁德时代的奋起直追,中国厂商的份额已占到全球的半壁江山,仅宁德时代一家占比就超过25%,位居全球第一。

上游锂化工领域,中美平分秋色。

全球五大锂业巨头,ALB、SQM、天齐锂业、赣锋锂业和FMC,中、美各两家,智利有一家。

锂资源储量,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澳大利亚占据八成,中国占比13%,美国份额更低,优势不大。

但四大锂业巨头通过收购,间接获得了大量储备。

在澳大利亚,作为泰利森的两大股东,ALB和天齐锂业“平分”了全球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

而在智利的阿塔卡玛盐湖,同样闪耀着双方的身影。

总体上看,中国企业在整个产业链上的优势更明显。

更重要的是,在传统燃油车上,与西方有着较大技术鸿沟的中国,更有动力也更有决心去颠覆一个产业。

一百多年前,福特用T型车书写了美国梦,洛克菲勒用石油驱动了这个梦想。

几代美国人,通过控制石油,控制车轮,控制了世界。

而今,在一场关于锂的战争中,中国人正迎来弯道超车的机会,曾经的技术鸿沟,正变成我们轻装上阵的理由。

整个世界的格局,或许都将从此被改写!


北极星储能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