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能电池

天齐锂业业绩大“变脸”

2020-02-19 08:13:47 中国能源报 作者:朱妍

从预计2019年净利润为8000万-1.2亿元,到对外公告预亏26亿-38亿元,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齐锂业”)的“变脸”时间只有短短3个月。

天齐锂业近日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对2019年10月23日公司在《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披露的业绩预告进行修正。“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00万至12000万元”,修正为“亏损260,000万元至380,000万元”,巨大差额引发外界猜测不断。

天齐锂业自2010年上市以来,长期保持稳定的业绩增长。这家世界第二、亚洲最大锂电公司坐拥全球开采规模最大、品质最稳定的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山等优质资源,其也是目前唯一可通过大型、单一且稳定的锂精矿供给,实现自给自足的的国内供应商。直到去年中期,压力才逐渐暴露,截至三季末,净利润同比下降91.74%,负债总额达367.28亿元。眼下危机加剧,锂业巨头能否扭转乾坤?

业绩反转、项目停摆

信用连遭降级

谈及业绩大“变脸”的原因,天齐锂业将预亏归结于多方面。其中,既有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澳大利亚矿业法规与安全司调整矿产资源税、智利税改法案等外部因素,也有锂产品销售毛利低于预期、融资成本增加、H股上市费用转入当期损益等自身原因。

“2019年,在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影响下,锂产品市场复苏缓慢,行业面临多重压力,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下滑。天齐锂业在收购智利化学矿业公司(下称‘SQM’)23.77%后,财务负担沉重,同时公司投资及营运涉及澳大利亚、智利等国家,公司的业务、财务会受所在国家的法律框架及政府政策变化等因素影响。特别是在2019年第四季度以后,发生了较多未预见或未能充分预计的情况,从而对公司2019年度经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修正公告》称。

对此,天齐锂业投资者关系部进一步回复本报记者:最主要原因是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的计提,但“资产减值损失不会对公司的现金流产生任何影响,亦不会影响公司现有主业及后续年度的正常经营”。

事实上,困境不止于此。《修正公告》发布当日,另一则公告同时宣布,决定调整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的调试进度安排和项目目标,放缓项目节奏。究其原因,项目“至今仍没有达到全线规模化生产状态,导致公司预计的投资目标还未实现”。公告坦言,延缓将“对公司未来的业绩有一定的不利影响”。

此外,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穆迪还将天齐锂业家族评级从“B1”下调至“B2”。近3个月来,这是天齐锂业遭遇的第二次信用降级。

“蛇吞象”埋下隐患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危机实际另有原因。“根据2019年半年报,其实已经能判断下滑趋势,危机也已显现。但中报对此并未披露,这是不应该的。”真锂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墨柯认为,真正原因在于对SQM公司的收购之举。

据了解,SQM公司是全球第二大锂生产商。2018年,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58.9亿元)的对价,收购SQM公司23.77%股权。除自筹资金7.26亿美元,天齐锂业举债35亿美元,杠杆率接近5倍。而还款期限是今年11月29日,这也是穆迪对其信用降级的主因之一。

包括上述举动在内,天齐锂业上市后有两次重大收购。第一次是2014年,在总资产只有15.69亿元的情况下,以40亿元收购全球第一大锂生产商泰利森51%股权。“收购泰利森期间,恰逢我国电动汽车产业爆发,锂的需求量突然成倍暴增。天齐锂业一举实现锂矿石的自给自足,奠定行业地位。如果说第一次‘赌’对了,第二次则没那么幸运。”墨柯表示,2018年锂价处于高位,“此时花高价收购是一个决策失误,进来就当了‘接盘侠’。”

西南证券分析报告也称,35亿美元借款导致财务费用大幅增长,去年三季度已造成业绩低于预期。彼时,“公司财务费用为16.5亿元,同比增长560%。其中Q3单季度的财务费用为6.4亿元,环比增加1.4亿元。资产负债率也由去年同期的42%升至75%,这是净利润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2019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归母净利润仅为1.4亿元,同比下降90%,较2016-2018年的强势盈利局面,可谓对比鲜明。“尽管采取公司以债券、可转债、配股多种融资方式偿还贷款,压力依然没有缓解。”一位分析师直言。

不排除进一步承压的可能

各方压力仍在继续,天齐锂业能否转危为安?对于“只见投入、不见产出”的经营现状,不少投资者并不买账,质疑之声四起。

对此,上述投资者关系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基于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从导入期迈入成长期,且根据工信部最新规划,未来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年均增速将达25%,2025年需求量将达500万辆,渗透率将从现在的3%提至14%。“我们长期看好锂电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前景,认为行业目前的波动呈周期性、结构性和短期性趋势,有信心、有决心攻坚克难。”

早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天齐锂业高级副总裁葛伟还专门强调,收购SQM并不是一时冲动,不是为了拿而拿,是从战略出发着眼于长远思考。“资金流动性问题、债务问题要处理。但其实在收购之前,我们已经做好计划。锂盐产品离不开资源,解决资源问题之后,才能进一步开发产品附加值。如果遇到更好或更合适的资源,还是要继续扩大优势。”

墨柯认为,天齐锂业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按期偿还贷款。“此前形势好的时候,尚可寄希望于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但锂价从去年开始跳水,直到目前仍低位运行,企业经营压力加大。近期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进一步加剧企业经营难度。未来一段时间,天齐锂业的财务问题会更加严峻并暴露出来,可以说这是一次巨大危机。”

“庆幸的是,由于贷款主要集中在两家国有银行,‘债主’数量不多,天齐锂业还有商量余地,可想办法协调延期等事宜。”墨柯预测,若协商成功,天齐锂业将有化险为夷的机会,“但不排除,届时实际控制权或发生变更。”


北极星储能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