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能材料

配股募资近30亿纾困 天齐锂业百亿并购“后遗症”待解

2019-12-31 08:40:21 中国经营报 作者:李哲


“公司现在确实在资金方面面临困难。”天齐锂业(002466.SZ)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说道。

12月26日,天齐锂业公告披露,配股计划实施完成,共募集资金约29.32亿元。当天,天齐锂业复牌涨停,股价涨至26.90元/股。然而,即便在配股方案顺利完成之时,天齐锂业的资金状况仍然没有完全解决。

记者了解到,天齐锂业的资金压力,与其过去几年在海外大手笔收购智利化工矿业公司(以下简称“SQM”)不无关系。这笔收购耗资逾250亿元。此后,天齐锂业负债率随之增加,与此同时,全球锂盐价格呈现出下滑趋势,导致天齐锂业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和产品毛利率纷纷出现下滑。

配股后资金仍不足

“此次募集得到的资金还不足以偿还全部的贷款。”

如今,天齐锂业持续8个月的配股计划顺利完成,但这仍不足以偿还其全部贷款。

12月26日,天齐锂业公布其配股结果。记者了解到,通过此次配股,天齐锂业共募集资金约29.32亿元。

按照配股计划,天齐锂业此次配股发行按照总股本11.42亿股为基数,每10股配售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可配售股份总数为3.43亿股,发行价格为8.75元/股。最终,本次配股的有效认购股数占总可配股股本比例达到97.8%。按照证监会规定属于配股成功。

自2019年4月以来,持续8个月的配股计划最终告一段落。然而,针对天齐锂业采用配股的方式来融资,外界对此颇有议论。记者了解到,采用配股的方式融资是向原股票股东按其持股比例,以低于市价的某一特定价格配售一定数量新发行股票的融资行为。

这样一来,股东如果选择配股则需要追加投入,而如果不选择配股,由于配股的价格往往低于现有股票价格,意味着股东手中所持有的股票价值可能会下跌。

在谈及为何会选择配股的方式来融资时,天齐锂业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配股的方式是所有股东都要出钱,但我们认为配股相对其他比如定增之类的融资方式,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其实是更好的。如果不愿意参加配股,可以在配股前先卖出,如果愿意参加配股,那就需要多一些投入,这对于所有的股东都是一样的。至于究竟要怎样做,股东自己需要有自己的判断。”

记者了解到,在此次配股过程中,天齐锂业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履行了其全额认购的承诺,合计全额认购140558967股,占本次可配售股份总数的41%。

“在配股之前,我们和几个核心股东之间是有沟通的,他们对这个事情比较支持。”上述天齐锂业证券部人士说道。

据了解,天齐锂业此次配股的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偿还购买SQM23.77%股权的部分贷款。但是,即便配股融资顺利完成,但配股资金并不足以偿还并购贷款。

“此次募集得到的资金还不足以偿还全部的贷款。后续我们还会通过其他的融资方式来募集资金。”上述天齐锂业证券部人士表示,“公司本身对还款和降低资产负债率有着一系列的方案。我们还要按照方案一步一步地去执行。现在的配股方案是我们改善资金状况的第一步,只有做好了这一步,后面的步骤才能更顺利的去做。”

并购导致资金承压

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天齐锂业的负债率分别为40.39%、73.26%和74.50%。

天齐锂业之所以陷入现在这样尴尬的境地,与其对SQM的收购不无关联。

回顾天齐锂业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其快速成长离不开两笔重要的资产并购。

2012年,总资产仅为15.69亿元的天齐锂业发起对泰利森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利森”)65%股份的收购,计算贷款利息和融资费用共计38.76亿元。这样一笔并购直接让天齐锂业从矿山的经销商变成了矿山的主人。

此后,天齐锂业再次启动海外并购。这一次,其目标是位于南美洲智利阿塔卡玛盐湖的SQM。2018年5月,天齐锂业发布公告,拟以65美元/股,从Nutrien集团手中收购SQM23.77%的A类股股权,总交易价款为40.66亿美元(根据《协议》签署日汇率折算为人民币258.9亿元)。

与收购泰利森相似,天齐锂业收购SQM的258.9亿元同样超过了当时天齐锂业总资产。并购之时,天齐锂业在收购SQM23.77%的A类股股份过程中,自有资金出资比例仅为17.8%,而其跨境融资贷款数额高达35亿美元,由此带来的是公司负债率的激增。

记者了解到,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天齐锂业的负债率分别为40.39%、73.26%和74.50%。

事实上,在并购完成之时,天齐锂业方面曾表示:“未来公司将通过包括发行H股、可转债在内的多种融资手段,逐步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和财务杠杆至合理水平。”但一年后,天齐锂业的H股上市计划仍没有真正成行,而公司的负债率和财务杠杆同样没有明显改善。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9年三季度,天齐锂业其他应付款一项激增112.08%,达到2.39亿元。天齐锂业方面表示,这项费用的增加主要因为35亿美元借款应付利息增加所致。

而在天齐锂业2019年中报里,长期借款为267.19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57.12%。这笔资金的增长很大原因是由于对SQM的收购所致。

不过,在天齐锂业方面看来,对SQM的收购仍然是机会难得。“对SQM的收购属于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全球的主要锂资源都掌握在主要的公司手中。我们当时购买的是SQM的A类股,原本这类股票的流通性就很差。能够有机会买到很难得。此外,海外并购如果不付出溢价,交易也很难达成。即便这笔收购让公司在资金上面临困难,我们仍然觉得是值得的。”上述天齐锂业证券部人士说道。

锂价下滑拖累业绩

2018年3月至2019年6月,氢氧化锂价格自13.9万元/吨下降至7.7万~9.0万元/吨的区间。

事实上,如今让天齐锂业“费心”的除了收购SQM之外,还有持续下跌的锂盐价格。

就在天齐锂业发起对SQM收购之前,全球锂盐价格开始持续下滑。记者了解到,2018年3月,碳酸锂价格维持在16.2万元/吨的高点,随后开始下跌,到了2018年10月,已经跌至7.85万元/吨。而到了2019年7月,碳酸锂价格再次出现下跌,目前,碳酸锂价格基本在5万元/吨左右徘徊。

近年来,随着三元锂电池的持续火热,氢氧化锂的价格相对于碳酸锂表现比较稳定,但也同样呈现出下跌态势。2018年3月至2019年6月,氢氧化锂价格自13.9万元/吨下降至7.7万~9.0万元/吨的区间。

锂盐产品的价格下跌直接影响了天齐锂业的经营状况。2019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天齐锂业营业收入37.97亿元,同比下滑20.21%,扣非净利润1550.4万元,同比下滑99.06%。此外,其锂化合物及衍生品毛利率也出现17.95%的下滑。值得注意的是,天齐锂业2019年前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甚至都不足以支付其因收购SQM而激增的其他应付款。

“锂矿价格下跌还是因为供给大于需求所致。2015年锂盐价格大涨,之后有很多企业选择扩大产能,这部分产能则基本上是在2018年开始投产。此外,2017年的时候,澳洲锂辉石矿区也新开了几家矿厂,这就导致市场上的供给量增加。”业内人士说道。

“据我们观察,现在锂电池市场需求的增长速度低于预期,但是现在从绝对的数量上来看还是很大的。预计明年无论是澳大利亚还是南美盐湖都会控制产能,这样一来锂盐的价格可能会回升。”上述天齐锂业证券部人士说道。

记者了解到,在产能结构中,随着三元电池在新能源市场上的地位逐步提升,特别是在高镍趋势下,氢氧化锂的需求势头已经压过碳酸锂。

但是,观察天齐锂业的产能结构,在澳大利亚奎纳纳市建设的氢氧化锂项目投产之前,天齐锂业仍将以碳酸锂为主。对此,天齐锂业证券部人士表示:“这一块公司也看到了,我们在氢氧化锂上也有加码。我们和竞争对手相比在投产速度上确实有些差距,在氢氧化锂布局上公司也有着长远考虑,但是奎纳纳市的产能确实比预期要慢了一些。”

记者了解到,上述澳大利亚项目由天齐锂业投资近20亿元建设,项目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在开工两年多之后目前仍处于产能爬坡阶段,预计到2020年达到设计产能。


北极星储能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