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能材料

豪赌与钱荒?天齐锂业公开配股还贷 最高70亿元

2019-12-25 09:25:10 电池联盟 作者:苏客

导读:2012年成功狙击洛克伍德而一举拿下格林布什锂矿,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拉开了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锂矿的序幕,但这本身或许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

“有矿在手,遇事不慌!”真的是这样吗?

作为全球最大的锂矿生产商,天齐锂业这次或许遇上麻烦了。

12月24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进行配股,缴款起止日期为12月18日至12月24日深交所正常交易时间。

公告显示,公司本次配股价格为8.75元/股,配股比例为10:3,即按照每10股配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

此外,本次发行预计募集资金量(含发行费用)不超过7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拟全部用于偿还天齐锂业此前购买SQM23.77%股权的部分并购贷款。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投资者目前仍持有天齐锂业股票,忘记配股,或知道此事但不参与配股或缴款,其投资者权益或将遭受损失。

显然,天齐锂业现在非常缺钱,巨大的负债主要来自于其海外收购。而天齐锂业的所有收购,得从2012年说起。

01

海外“夺”矿

电池产业链向来遵循的是上游吃肉、中游喝汤、下游啃骨头的利润分配规则,掌握最上游的锂矿资源不仅意味着掌握了整个行业的话语权,甚至代表着拥有了主宰这条产业链上所有企业命运的“生杀大权”。

中国作为全球碳酸锂产品最大消费地,本土企业投资矿产,自是不会落于人后。在最具代表性的企业中,天齐锂业算一个。

2012年,天齐锂业击败全球锂业巨头洛克伍德,拿下了泰利森(全球在产的最大固体锂辉石矿山格林布什(Greenbush)锂矿的拥有者)旗下的格林布什锂矿。

这对中国的锂电乃至新能源产业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座位于澳大利亚西部的锂矿山,供应着每年中国锂矿市场80%的份额,而格林布什矿,则是这个世界上目前正在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藏。这座规模庞大的锂矿占全球锂资源总量的35%,为全球供应了65%的锂矿石产量。

2013年,天齐锂业以50亿元人民币拿下泰利森公司51%的控股权,打响了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锂矿产业的第一枪。此后,天齐锂业垄断了供应着中国锂精矿进口市场80%份额的格林布什矿的包销权。

2014年,美国化工巨头雅保(Albemarle Corp)收购洛克伍德,自此,全球锂业四巨头之一的洛克伍德成为历史,雅保时代正式开启。

由此,天齐锂业与雅保独家垄断了格林布什锂矿每年生产出来的近70万吨品位6%的锂精矿矿石。

2014年,天齐锂业掌舵人蒋卫平以2.3亿美元将号称中国最大的碳酸锂加工厂银河资源收入旗下,成了天齐锂业的主力工厂。

同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集中爆发,作为全球汽车产销第一大国,我国新能源汽车同比剧增325%。碳酸锂市场供不应求,价格暴涨。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之前,碳酸锂价格长期在4万元/吨的成本线上下徘徊,没有人能预料到这个市场会突然爆发到如此火热。

2015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全面爆发,中国卖出了33万辆新能源汽车,增幅达到343%。全球范围内的销量增速超过了一倍,动力电池最核心元素锂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没有锂精矿,就没有碳酸锂。于是......

2015年,中国的碳酸锂价格开始暴涨,国内电池级碳酸锂的市价从4万元人民币/吨狂飙到18万元人民币/吨,国际价格也从6000美元/吨,涨到16000美元/吨。

2016年,国内碳酸锂价格达到顶点的时候,国际市场上每吨锂精矿的价格涨到900美元,每生产出1吨碳酸锂,就能挣到11万元的净利润,堪称暴利。

2017年,天齐锂业乘胜追击,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于2018年5月,以40.66亿美元的高额代价拿下SQM 23.77%的股权,加上2016年9月用2.09亿美元收购的另外2.1%的股权,以 25.86%股权比例成为SQM这家全球最大的锂业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至此,天齐锂业成为了中国唯一一家,全球第二家(另外一家是雅保)同时拥有世界上在产的最大盐湖锂矿阿塔卡玛盐湖与最大固体锂矿格林布什矿的锂业公司。

02

“赌博”收购SQM

天齐锂业看似是“草头王”,但需要明确的是,锂矿建设周期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而盐湖提锂的建设周期则更长,少说需要五六年。

因此,天齐锂业对SQM的收购,一开始就存在着很大的隐患,配股缴款或许只是个开始,因为双方约定的收购价格为每股65美元,而如今SQM的股价下跌非常严重。

公开资料显示,天齐锂业本次配股停牌前最新股价为29.06元/股,配股价为8.75元/股,按每10股配售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配股后的除权价预计为24.37元/股,也就是说公司配股完成并复牌后,开盘价约为24.37元/股。

2019年,随着新增供给的释放,以及市场需求的惨淡,预计碳酸锂价格还将继续下跌,届时所有的澳洲高成本矿山,以及中国与之匹配的矿石冶炼锂企业都必然亏损,继而是矿山和冶炼厂需要回笼资金而继续清理库存,导致锂价继续走低,直至所有高于这个行业边际生产成本的企业全部被淘汰。

当然,还可以依靠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蓬勃发展,拉动市场需求,致使碳酸锂价格触底反弹,完成周期轮回。但众所周知,就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情况而言,要想绝地反弹,恐怕至少需要3~5年的时间。

中国碳酸锂价格在经历了2016年的疯狂上涨以及2017年的高位盘整后,从2018年开始进入到了下跌通道,2019年又持续下跌。

2018年初,国内电池级碳酸锂、氢氧化锂价格在17-15万元人民币左右,到2019年12月,已回落至5.5~6万元人民币。而2014年碳酸锂价格上涨前的价格便在4万元人民币左右,如今市场价格已经越来越接近成本区域。

可以预见的是,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这预示着全球碳酸锂市场的淘汰赛正式开始了。当市场供给端超过需求端一倍时,市场必然将诸多卖家按照成本高低排列一行,然后从高到低,逐一筛掉。

因此,价格继续下跌将触发严重的供给收缩行为。小厂倒闭、供给减少,行业加速洗牌。不过,这反而有利于天齐锂业这样的龙头企业。因为天齐锂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就是成本低,其拥有优质的矿山和盐湖资源,生产营运成本均处于行业较低的水平,胜过国内外同行,如雅保、赣锋锂业等其它企业。

回到天齐锂业配股缴款收购SQM这件事上,天齐锂业本就有着太多的赌博成分在里面。在行业发展的顶点溢价收购,半年时间已经跌掉了1/3,那可是近百亿元人民币的价值。

此外,过独木桥的心态非常严重,在港股没有成功上市之前就敢进行上百亿元人民币的海外收购,本身就存在着极大的风险。

从天齐锂业海外收购的初衷来看,无论是收购泰利森,还是收购SQM,其出发点都是想从上游垄断原料产量,进而影响市场价格,谋求行业影响力和话语权,投机心态昭然若是。

业内专业人士分析,天齐锂业此次配股缴款,不外乎有以下几种情况:

1、部分参与配股,缴款期内,未根据最大可配股数全额配股,亏损幅度介于0~16.13%之间。

2、投资者放弃或忘记参与配股,由于配股后股价会除权,届时复牌股价将变为24.37元/股,按天齐锂业配股股权登记日收盘价29.06元计算,将直接亏损16.13%。

3、全额参与配股,投资者权益不会直接遭受损失。


北极星储能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